虚构的力量

2006年第11期

【字体:



  从1993年的《悲愤》、1995年的《缝隙》一直到2004年的《花腔》、《石榴树上结樱桃》,李洱坚持十几年精耕细作,构造出一个个丰富的“艺术谎言”。悉心构造自己小说世界的人不多,李洱是其中一个。李洱在创作时总反复推敲、怀疑自己的作文技巧、文本构造,“别人是下笔如有神,我呢,不光‘下笔如有神,而且下笔如有鬼’,所谓疑神疑鬼是也。”(李洱:《午后的诗学》创作自述。)而要追踪诡谲如李洱这样的作家,进入其多年构筑的小说迷宫,廓清之中密集的暗示和意象,这样的解读确是有困难的。叙述故事只是小说的一种手段,而通过情节虚构,进行文体文本实验,从而达到某种价值预谋,给读者带来新的审美体验,似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山东文学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