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牛卧雪

2010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父亲一挟子一挟子往地头抱秧子草,抱完了,抽出一绺拧成绳捆好,亲昵地招呼卧在地头倒沫的黑子.它温顺地走过来,父亲把草捆放在黑子脖颈上,脖颈慢慢扬起,草捆滑落肩上。父亲扛起擦得铮亮的锄头,手扶草捆,扶着它默契地走回村庄。父亲的锄头不常用了,眼花了,眼看着锄的是一棵草,拾起来一看是豆苗,心疼得不行,气恼得丢下锄,蹲下来用手薅,人老了不服哪行。

  “你爷俩回来啦!”母亲这样称呼父亲和黑子,已经习惯了。父亲听到这称呼乐得咧嘴笑,忙卸了草捆,轻拂牛背,“牛儿好,好牛儿——这是你的晚饭。”黑子乐滋滋地甩着尾巴。

  说起黑子,话就长了。那时还兴生产队,父亲是队里的饲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山东文学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